新闻中心 | 民声通道 | 天圆财经 | 天圆论坛    
 

平安银行员工跳楼背后:畸形考核体系

来源:2020-03-25 17:42:15

  5月18日,平安银行总部门前有员工家属持“平安银行逼死员工,还我儿子”标语,进行维权,记者第一时间赶往平安银行大厦门口采访死者家属。

  据死者家属透露,死者叫段彬祺,湖南郴州人,1983年生,曾就读于湘潭大学金融专业,毕业后在深圳发展银行工作,2008年入职平安银行,死前职位是平安银行深圳宝安支行业务经理,负责销售理财、基金产品和个人存贷业务。

  5月13日,是段彬祺完成10天休假返工的第一天,也就在这一天,段由其住处的24楼楼顶纵身一跃,当晚11时其尸体在5楼水泥板上被发现。

  据当日录像资料显示,在电梯将其送往24楼顶层短暂瞬间,段彬祺双手反复做开拉电梯门状,“那份对死的迫不及待”令人悲痛。

  警方调查发现:跳楼处,其“部分衣物和手机整齐摆放一地”,28岁的年轻生命,就是以这种简单特殊的方式与世界作最后的告别。

  死无对证的10分钟

  一个值得关注的细节是,事发当天上午10时左右负责他们工作组的黄行长找其“谈了一次话”。据其家属对电子录像资料的描述称,段彬祺在黄行长办公室呆了大概10分钟,“出来后表情沉重,双手不停互搓,很无措的样子”。

  那么在这10分钟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来自平安银行的说法是,黄行长询问死者睡眠情况,死者称不好,黄行长答了一句“那你睡不着你就起来嘛。现在想睡的话,就回去睡嘛。”

  而家属的说法与之截然不同。多位死者家属表示,死者自杀前曾当面和在电话中向其母亲和姐姐透露谈话内容,称如果抑郁症再不好转的话,“领导就要他下周别过来了”。

  工作压力大or冒进的消费行为

  提及抑郁症,平安银行总行办公室副总经理汪红霞称“这是公司众人皆知的事情”,死者段彬祺此前被医院确诊。段也曾毫不避讳地告之黄行长。此外,“公安方面已在死者住处找到其在康宁医院就诊时办理的病历资料”,汪红霞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在接下来的采访中,家属也承认死者生前患有抑郁症这一事实,但他们表示,只是轻度抑郁症,5月初在康宁医院确诊,医生称其服药半月后即可,并无大碍。

  暨南大学深圳旅游学院心理咨询中心咨询师王求是博士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轻度抑郁症和自杀行为之间,不存在必然的因果关系,但具有相关性,“同时不排除期间外部刺激事件的发生所致,比如刺激性语言或行为举止都可能成为诱发因素”。

  而家属向记者表示,死者患此症的根本原因,为“平安银行非人性化的工作考核制度和高工作压力”所致。

  据家属称,自从今年年初平安银行对公司员工调整了考核制度,过去以贷款多少量为业绩,现在却以存款量来计算。另外,还要求每个销售员工每周完成30万元人民币的理财产品和30万元人民币的基金销售,底薪也根据业绩表现进行每季一次的相应调整;在公司新的考核制度基础上,宝安支行同时又增加了新的考核标准,比如要在行长当面监督下,每天要打40个客户电话,为防止作弊,“支行还专门设置了录音系统”。

  而据其姐姐称,段彬祺过去一直习惯于“一个人在小房间里单独业务作业”,“突然更改的业务压力,让他有些无措”,致使近几个月业绩明显下滑。

  在对平安银行和其家人的采访中,记者同时了解到,段彬祺销售业绩一直保持在宝安支行前两名,截至2010年年底其一人完成了“几千万的个人贷款业务”,业绩相当好,个人年收入一度攀升至20万元左右,也就在当时的大好环境下,段购得一部汽车,价值10几万元左右。

  汪红霞的说法与死者家属的截然不同,据她介绍,2011年年初,段彬祺看中了一套住房,其用以信用卡交付了10万元定金,而在面对每个月7000元的还贷压力下,段踌躇后放弃了购房,导致10万元全部损失,因此,认定段的抑郁症和其购房购车等冒进的消费行为有关,而不是所谓的“高工作压力所致”,更毋关于“考核制度的变更”和“存款业务的压力”。

  平安银行员工爆料:压力巨大同事关系冷漠

  但18日晚,多位平安银行员工向记者主动倾述的内容却让汪红霞的辩白显得那么苍白。

  王令奇(化名)是平安银行一位员工,已经养成了每晚10点前睡觉的习惯,以此来应付白天巨大的工作压力。采访结束时,他对记者说,“跟你说完这些,我感觉心里舒服多了”。而在听了他的倾诉之后,记者深深感受到了他身上的巨大压力,也只有这种压力才能让王令奇有如此强烈的不吐不快之感以及倾诉之后带给他心灵的片刻释然。

  王令奇是曾经的深圳市商业银行员工,其后成为平安银行的一员。他告诉记者,自平安接手后,银行就不断在改变。最明显的变化是将原来一体的支行改为“兵分三路”,分为对公团队客户经理、零售团队客户经理、营业部。可悲的是,三个部门人员间的关系也由之前的融洽变为了冷漠,甚至是针锋相对。

  比如,客户经理费尽心思才拉来的一个客户,却因为营业部的种种“不通情理”的硬性条件而让造成客户流失,客户经理自然会对营业部心存不满,反过来,客户经理只要在考核的时候表示

  不满,营业部的考核就会扣分严重而导致排名靠后,最终影响的还是员工的薪酬。其实,营业部并无意为难客户经理,只是每月都会有分行或总行的稽核人员下来查数,一旦查到有流程不合规就会下通告扣分,扣分等同于扣工资。

  三个团队内部,也并不轻松。比如团队的考核,三个月考核一次,在原有的基数上要不断增加,如果三个月连续不达标,马上降级,降到最后一级就让你走人,而营业部更是机械化、非常严苛:考核服务,考核每一笔业务的效率,考核总的业务哪个支行多,同时还要柜台卖保险。

  “强迫每个前端员工都要考取保险营销人员资格证,而且对于保险销售都有硬性的任务”,王令奇言语中充满了不满。

  另一方面,客户经理的日子也并不好过,分行是不提供相对应的团队支持的,客户经理只能靠一己之力去发展客户,维护客户关系,比如请客户吃饭都自己掏钱。王令奇给记者算了一笔帐,客户经理请客户吃一次饭,都要差不多1000元,而且客户不是说你请一次就能拉得过来,吃多2、3次,再多几个客户,一个月开销上万并不是稀罕事。

  他告诉记者,据他所知,这次逝去的同事每个月收入有1.5万左右,但扣除掉客户维护花销,自己剩下的并不多。

相关阅读:
概念股有哪些股票 http://www.wangfeng19730202.cn

 
中国网安备案号:36011001106201 备案号:赣ICP备13005947号 赣工商网备第201311221008534589号
网上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409354号 国家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3612012001
漳州网版权所有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网站声明